新聞中心

產品中心

聯系我們

  電話:(0531)88199297

  傳真:(0531)82593035



搭上G20快車 “數字普惠金融”引發新一輪概念熱炒?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金融動態

搭上G20快車 “數字普惠金融”引發新一輪概念熱炒?

發布日期:2016-09-07 00:00 來源:http://www.hdalif.live 點擊:

  普惠金融和綠色金融是此次G20峰會上有關金融的兩項重要議題。其中與普惠金融相匹配的議題是包容性增長,不斷整合所有的資源讓更多用戶受益。而本次峰會也是首次將普惠金融與“數字”相結合,包括《G20數字普惠金融高級原則》《G20普惠金融指標體系》升級版以及《G20中小企業融資行動計劃落實框架》3份重要文件經峰會公布后,也將正式成為全球普惠金融發展的指引性文件。

  普惠金融概念自2005年由聯合國提出已超過10年。在諸多國家經過了不同層次的實驗,而其在中國的落地,伴隨互聯網金融的高調發展展現出了更為多樣的面貌。通過數字化的結合,以及G20更高規格的重視,金融服務“最后一公里”的打通是否將更為順暢,而中國在普惠金融事業的發展又是否會迎來“彎道超車”的機會?

  從low到high的中國實踐

  在當下的中國金融圈,普惠金融作為一個高頻熱詞,正在吸引越拉越多參與者紛至沓來,行業發展也呈現出一種很“high”的狀態。但在將近十年前,即使連中國第一批實踐者對其的認識也十分模糊。

  宜信CEO唐寧曾經在多年前親赴孟加拉“朝圣”,希望從普惠金融鼻祖尤努斯創辦的格萊珉銀行模式中尋找“打通最后一公里”的奧秘。但當他從美國舟車輾轉二十幾個小時到達孟加拉鄉村網點后,卻驚訝于現場沒有一個辦業務的客戶。“工作人員給我的裝備是一輛自行車,然后跟著他一起騎出去翻山越嶺找客戶。”唐寧告訴記者。

  在多年前宜信剛剛開始從事網貸業務時,很多工作人員都不知道“普惠金融”為何物,“大家認為無法介紹自己的業務,甚至覺得很low。”

  如今,盡管這一概念的提及頻率不低,但即使在資訊最為發達的傳媒行業,對于被G20推倒聚光燈下的“數字普惠金融”,仍舊覺得并不好理解。

  這種情況也讓螞蟻金服首席戰略官陳龍在朋友圈忍不住感慨:“最近突然意識到普惠金融是這樣一個干巴巴的詞,如果再加上數字兩個字,其效果相當于咀嚼蠟燭;這種枯燥的東西居然還有高級原則,如果不是G20,估計大部分人打死也不采訪。”

  陳龍認為,大家可能沒有意識到,中國很多億人每天隨時隨地可以很爽使用不用付費的移動支付,一塊錢也可以生值的余額寶,都是數字普惠金融的好案例。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普惠金融研究院最新發布的《數字普惠金融的實踐和探索》認為:數字普惠金融是指讓長期被現代服務業排斥的人群享受正規金融服務的一種數字化途徑,而“數字化”,則是計算機、信息通訊、大數據、云計算等一系列相關技術的統稱。

  如何理解這種數字化?一些觀點認為,如果你擁有一部可以進行支付、理財、借貸等各種需求的智能手機,那么之前很多金融服務則有了“一鍵解決”的可能。“叫什么名字沒有關系,數字普惠金融就是技術驅動的觸手可及,可承擔可依賴的金融。”陳龍指出。

  通過數字技術,孟加拉鄉村打通金融服務最后一公里的“自行車”在中國正在找到替代品。以宜信面相農村金融市場而推出惠農平臺為例,農戶完全可以通過一個移動app,完成借貸、支付、理財等“一站式”需求,成本僅僅是一部智能手機。“通過下鄉調查我們發現,農村客戶其實更容易接受移動互聯網的方式。”宜信普惠高級副總裁王威告訴記者,數字技術讓時效性、便捷性提升了,農戶可以更快速地了解和找到服務,一些試點地區的獲客成本明顯降低。

  能否彎道超車?

  此次提交峰會的《高級原則》包括8項原則,66條行動建議,這也是國際社會首次在該領域推出高級別的指引性文件。作為G20的一員,中國數字普惠金融發展理念、經驗以及重點關注內容在起草過程中也被融入了《高級原則》。在業內看來,這將促使中國在未來國際普惠金融事業中擁有更多的“話語權”。

  此前,包括螞蟻金服、宜信在內的多家金融機構代表參與了普惠金融全球合作伙伴(GPFI)針對此次高級原則制定的討論與研究。

  在唐寧看來,數字普惠金融的高級原則可以從四方面來理解。數字化,強調利用技術實現普惠金融一脈相承;可持續,重點強調風險與創新的平衡;負責任,著眼創新過程中對消費者、社會的責任擔當;智慧,則要求在監管方面尋求給予創新以空間和堅守底線的平衡。

  雖然在當前中國普惠金融發展的道路上,可持續問題、監管力度等都是目前需要面對的挑戰,但征信等基礎設置建設缺失無疑仍是最大短板。

  調查表明,中國現有的征信系統覆蓋率僅為38%,大量用戶金融需求由此被排除在外。我國現行的以央行為主導的征信系統在數據覆蓋面上尚不能完全滿足普惠金融發展的需求。

  通過數字技術解決上述問題也因此被寄予厚望。在此次峰會通過的《G20普惠金融指標體系》中,就對包括賬戶的普及率、信貸的普及率、數字支付、網上支付、移動支付普及率,以及ATM機和銀行網點的密度,客戶賬戶的使用頻度和消費者保護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指標要求。據悉,這些指標將對政府采用政策鼓勵和扶持數字普惠金融發展、建立完善的法律和監管框架,加強數字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和管理提出指引。

  在陳龍看來,數字普惠金融正是普惠金融的正道,如果沒有技術的支持,普惠金融是比較難推廣和持續。“傳統的普惠金融,如果不使用技術去降低觸達用戶的成本、提高搜集信息判斷用戶風險的能力,一定面臨成本高、風險高、收益小的問題,要做好非常困難,經營模式也很難持續。而隨著移動互聯、生物識別、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技術的發展,技術在普惠金融的發展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觸達用戶和理解用戶的能力正在被數字技術深刻改變,效率和成本都與以往顯著不同。”

  而從實際案例看來,正在召開G20的杭州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移動支付之城,覆蓋出租車、超市便利店、餐飲門店、美容美發、KTV、休閑娛樂等多行業。而服務范圍的擴大,更多難點痛點同樣可以找到解決答案。搭乘移動互聯網和數字技術的快車,中國普惠金融將有可能為世界提供更多樣本。

  本文來源:財經綜合報道 (http://stock.sohu.com/20160907/n467862819.shtml stock.sohu.com true )

相關標簽:金融市場運作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浙江体彩网61预测